123

哈哈,能让你们挣扎的图出来了
1%的可能但确实挺像

好想蹦迪=>不如跳舞=>(蹦迪不如跳舞?)=>谈恋爱不如跳舞=>(蹦迪=谈恋爱?)
这也有意思了~
巧合!绝对的巧合!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了alxbpu写的《不自知》系列
也不知道看了的是怎么想的
这个《不自知》系列包含了獒龙、昕博、胖雨、安远、大胖头等CP
獒龙昕博没细看,大胖头好像是穿插其中也可能是独列记不大清楚了
记得清楚的是胖雨中小胖的渣和周雨的贱,在周雨过生日后一天看到这么篇文简直像吃了苍蝇一样地恶心
大概看了下安远,也是闫安渣高远贱,闫安要骗高远家的财产对高远一会儿好一会儿差高远像个傻子一样任闫安摆布~
胖雨和安远的共同点是小胖和闫安尤其是小胖是那种反复无常不分场合口不择言做事不管不顾冲动行事做了又后悔后悔了还要一次次再做渣事完了再后悔的疯子人渣设定
而周雨和高远尤其是周雨是那种不管小胖怎么对他就是离不开他的贱,小胖骂他鸭子让他去堕胎他因堕胎还大出血差点死掉但还是不想离开小胖的贱~
不知道这位alxbpu是怎么想的?
她是自己想自贱还是想轻贱国乒队员?
一个个国乒队员被她写成这样还振振有词说让你看了?说谁说这是现实向了质疑她还说是别人阴暗,还说是因为拆了胖远所以看不过~
笑话!不现实向就能把顶着他们名字的人写那么渣那么贱了?
写CP文的多了去了,胖雨优秀的文也很多
但把国乒队员写成那么渣和那么贱的恐怕是仅她一家了
更让人想不明白的是,居然还有想看她这贱文系列的人的~
真不知这些人是怎么想的?
到底是喜欢这些国乒队员不?
如果说不喜欢,还要看和写用国乒队员名字的文?
如果说喜欢,居然喜欢看和写这种又渣又贱的设定的文?
这是有自贱的自虐倾向还是有变态的虐人倾向?
其实,说到底,CP是谁和谁各看喜好,但把人写得恶心了就说不过去了~
国乒队员一个个铁骨铮铮阳光俊朗的男儿
是多恶心的变态喜好才要把用他们的名字的人写成女人样不说还要又渣又贱?
在胖雨《不自知》下边评论了下,这文写周雨写得贱了,问她是出于什么心思写成那样,人回没让我看回说不是现实向~
以为别人想看?搜个胖都能搜出这种恶心的东西看一眼就看到这么恶心的设定,以为别人想看?
然后这位就把文屏蔽了,发帖说想看的人可以找她要链接~还真有人在下边回说想看😬
真不知国乒队员在这些个人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存在?
无论多渣多贱,只要能供肖想能供消谴多奇葩多恶心的设定都可以接受?
这就真不能理解了😬
如果真喜欢他们,起码得把他们写成个正常人吧?何况他们一个个不知比写文的和看文的优秀多少?
也看过不少写文的,个人中心的和各个CP的都有
但这么贱的,真没看过~
写这么贱,还有人追着想看,也真是少见了~
最后,不管写文还是看文,都请正常点,首先要知道他们是正常人,而且是比普通人优秀得多的正常人!
要用他们的名字写文就写得好点,别轻贱他们的名字!
否则,想写渣贱文就用自己的名字去写!想自贱就去轻贱他们的名字!但凡能看到这文的都知道看文时对应的就是他们!铁骨铮铮的国乒男儿们!自己肖想到不管不顾但别去祸害他们!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做个正常人吧!

如果你是风
别来和我住
我呆春来处
如果你是风
快来和我住
我去春去处——蒲公英

晚来风停住
孤高香盈树
静待时光里
得有知音顾
明明暗暗
如梦如雾
丝丝缕缕
如歌如诉——如花清艳,如花盛开

For Lin's 2017

是这样

晓时檀记:



写点东西。自言自语。


在他未能上场的世界杯团体结束的前一天。


给去年看了一整年小林比赛的自个儿。


时刻提醒着。我自己。




====






2016年在大连的平安夜,第一次现场看小林打球。


20块一张票,坐在魏桥和八一粉丝的交界处,不很靠前的位置,也不认识周围的人。有姑娘从前排过来发手幅,拿了一张小卖部的,漫画小人画的可爱,很喜欢。


其实那次是为了看龙队才特意去的。结果对阵表一出,队长不上场。


那一场小林打双打并守尾盘,比赛也确实磕磕绊绊地打到了尾盘。他对大番,第一局打的难解难分,第二局得心应手,赢了的球一落地就握紧拳头仰头吼,还有正反手攻防转换极快的满场跑位,给人以非常直观又震撼的鲜活感。


像是一个漫画里的少年被拎出来,活生生放到眼前。而你作为看客,似乎能因此同步感受到那颗小球在赛场上带来的每次心跳。


赛后跟某个八一球迷聊天,她说,“远妹真快啊,像个小子弹。”


联赛的饭拍里笑起来又傻又软被叫妹妹的男孩子,站到比赛场上,跟小子弹一样咻咻咻火力全开,正青春劲儿燥的人不想眨眼。






但那时也没期待他一定要怎样怎样。


我本质慕强,关注他无非是喜欢场上打球风格,外加小孩儿人着实又萌又有趣,时时提醒自己不要过分要求或臆想。也知道打到国家一队的两排那么些人,个顶个专业级翘楚,但削尖了脑袋,近十年来从幼年到青年也不过一组三剑客。剩下的能打好国内比赛,偶尔在国际赛场刷个排名,做陪练也好中间层也好兢兢业业到随队拿个世界冠军,就是很好了。


竞技体育这种东西,一般首要讲的都是先天条件。先天条件过硬的,脑子聪明劲儿能正好用在项目上的,往往在早期就脱颖而出,是我们称之为天才。


那时候没人说小林是天才。现在也几乎没有。


所以他去匈牙利打比赛,早上爬起来看赛果:哦啃掉了这个和那个大经验包,可以了可以了。半决赛输队友,惋惜的是输的方式,对结果倒是能接受,囫囵安慰自己一句“开年势头还不错啦”。


直通第二阶段的小循环打完,心里边认定那两个名额对他来说遥不可及,不过排第九好歹下一阶段还能去打,起码还有比赛能多看几场。


然后他首战赢了小胖。然后赢了大胖。然后赢了昕爷。


一场接一场的进程以一种无法预料的惊喜的方式,跟勇士闯关一样,向前快速地滚动铺开。


关键战他输龙队,可前两局打的真是好,是个握着剑锋芒毕露的年轻战士模样。看最后一球落地,脑中的想法是,这场一定能回看很多遍,输也输的好漂亮,下一场他打这么好看的比赛,也许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出现。


彼时心里骄傲又紧张,暗自祈祷能像很多人说的,教练组至少看在他前面拼的那么认真的份上,给个双打或混双名额去世锦混个脸熟。实在不行,能给多报两站公开赛也很好。


而几天之后。


他拿到了第二个直通名额。






22岁的男孩子把那张直通券举起来、被从头顶浇下来的金色彩带糊了一头一脸的这个画面,和它背后的八天十五场比赛,一帧帧回放过来,很有点小说都不敢这么写的意思。


但现实的精彩之处就在于,它无比痛快地发生了。


而若是小林真拿了什么进击的、修真的、开挂的小说剧本,后文大概就是男主角自此习得无数更高难武功,拜得无数高人真传,砍瓜切菜一样杀敌闯关,走上人生巅峰。


但现实的精彩之处也在于,它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没有那么演。


杨颖有个经典解说说小林,“巅峰和低谷时刻伴随着他”。非常精准,到了以至于令人哭笑不得的地步。


那些极具戏剧性的阵痛时刻――世锦决胜局的5个赛点,世界杯的6个,成公跪资格赛,全运一单输川队两分,和那些该用力拍掌欢呼庆祝的时刻―---直通成功,世锦闯关到十六强,全运赢队长,亚洲杯和奥地利冠军,乒超冠军―---让我作为一个野生的新生球迷,似乎模模糊糊窥到了竞技体育的最本质。


是血性。


是热血的,血淋淋的,充满血与泪的,在血管中涌动着,不安着,极呛人。


看上去又瘦又清秀的小林,浑身热乎乎带着这样的血腥气,像费劲儿地扯开一面旗,像反手蛮不讲理地甩一个落点,跌跌撞撞踉踉跄跄地在山路上撕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并不宽敞的道。


在巅峰与低谷的注视下。


这条道,是他亲手为自己,撕开了。






所以到了年根底看回顾,我从不觉得这一整年有什么不好。


想起2017年初,给他发私信写新年祝福,脑子里没太多思索,直接写了:“希望你有你自己的波澜壮阔”。


是非常真诚的希冀,除此之外还有那么点以己度人的意思――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如此喜欢小林,大概是因为现阶段的他太像一个普通人。


是聪明的,善意的,讨喜的,正直的,有目标的,是普通人里非常优秀的那一批。


专业能力很强,也认真努力,一步一步打到了国手水平。


然而越长大越往上,越没有天才论加持,有弱点,有害怕和恐惧,会被抬高,也会被看轻。


因为有心气,因为不甘心就这么着,因为想做到些别人说你不可能做到的事,屏着气拼了命也想好好打一场。打每一场。


但终究也不是个被一路叫“天才”到现在的人,也没有某一天突然打通任督二脉成神的剧本。在不能突破自己、不能被神化以前,就只能干巴巴硬生生地受着磨着,如同毛虫等着不知道会不会有的破茧成蝶。


因着时而有这样不知道对错的共情,我总是希望小林能有尽量广阔的经历,在这样的年岁。


所以老看到有人老说22、23岁再不打出来就晚了,我只有困惑脸。


世间千万种人,成熟这事儿有早有晚,没人规定到了二十二三就得非成熟不可。有打小儿就想法通透快人一步的,也有像他这样看起来脸嫩笑起来幼的不得了、明明22了还带着傻乎气的,往国乒一队走一遭,他顶多算是异次元一点,“高远活在他自己的童话世界里”。


倒是可以理解――心里边揣着中二精神的人,关注点和想事的方式大部分时间和其他人不一样,瞅久了像是幼稚。你看伦敦奥运周期剪鸡蛋头的龙队,那才叫地主家的傻儿子。


封神之前,大家都是普通人,肉体凡胎,为了抢一个名额争的头破血流,出了汗沾了泥红了眼眶,看上去都狼狈都困惑都灰头土脸。那是成长过程里最常见的模样,是普遍的、毫不例外的、并不好看的22岁。


是小林该有的22岁。






那么问题来了。


一个人要怎么才能突破有弱点有恐惧的自己?一个人,要怎样才可以封神?


是得从血和汗里一点点趟过去,把过往不自信的、想逃的、气馁的、懦弱的、狂妄的、虚荣的、愚昧的自己生生揭一层下来,然后重新锻造骨骼,重新长出血肉,重新连接经脉,不疼的死去活来哭爹喊娘萌生退意怀疑人生不算完。


小林那样平日里老是笑嘻嘻的人,骨头是硬的血是热的心是野的,但温柔和善藏不住,总从内里散发出无害气息。温和显露出来,有时候是内敛,有时候是谦逊,有时候是傻了吧唧扬着呆毛,有时候后退一步,就是软弱。


往赛场上一站,真到了你死我活互相捅的关键时刻,那弱下去的一点儿,使他常常狠不过势均力敌的对手,差之毫厘。


所以更要打破自己。更要把那点儿犹豫迷茫从骨子里抽出来,好好嚼吧嚼吧咽下去。要经过更难的试炼、更复杂的赛场、更强的对手、更多的内心的煎熬,要在裹挟着狂风骤雨的浪头里起伏,要暗夜里偷偷哭过咬过牙骂过自己没用,要有双手举着荣誉享有满场掌声,要一个人扛起一整个队伍赛前紧张到呼吸都僵硬,要肩疼着背疼着腿疼着还是硬撑下一场球。


要输。要赢。


源于此,我总希望小林能有比其他人更壮阔的、更波澜的、更小说也不敢这么写的经历。在这样的二十二三岁。


在瞄准着山顶最高处冲刺的时候,我希望他看着跑着体会着,更加充实而丰沛地,长大。






春节时候整理存的照片,一张张翻看,得以看到小林一年前后的不同。


三月份打直通的时候,是一张白净净眼睛转来转去满是新鲜光亮的脸,偶尔有茫然,像四月份亚锦打继科儿,脑袋埋在毛巾底下只留个掰着腿晃来晃去的蘑菇,看上去很是孤单了,但蜷成一小团的身影尽写着不满足不甘心不能让自己着慌。


出征世锦的时候,则带着些硬拗出来的轻傲。那身蓝色西装穿在身上,其实因为有点瘦还不能完全撑的起来,但那天太阳太大,照的人一皱眉,就仿佛什么孤傲清冷的世家小公子。打阿昌塔那场赢得不轻松,下来之后记者问一场场打过来什么感觉,他擦着汗说,“感觉么,刺激吧”。后来又问知不知道下场对谁怎么打,他认认真真正正经经又好像早有预料般答,“我知道对许昕”。


我特别喜欢那样说话的小林。一个被赢球的自信心持续浇灌着的国手,有着无畏无惧即使不说但什么都想拼下来的决心。


但一天之后的图里,他是红着眼眶的。然而就算看上去快哭了,也还是好看,有种离奇的我见犹怜感―---原谅我用这个本不该出现在他身上的词。很珍贵的两张照片,一张是他输了球,还是走到观众席边给人签名,周围人来来去去人影憧憧,他的身板看上去非常寂寥,像是一个人背着整个赛场的声音。另一张也是背影,向外走,保安伸着手指路,仿佛要去哪里被人拦下来,而他暂没有回头也没有调转方向的打算,从上到下透着一股要勉强到死的决然。


没那么严重,但自顾自安慰感叹的话,会说,没事,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还活着,没停下,就继续走。


去打日公的时候,弱气的美貌到达了顶峰期,像是美少年漫画走出来的,那种隔壁五官温柔的小哥哥。但不是热血漫画,所以大部分时间有气无力,笑起来老有种岁月静好的娴静。运动员拉开挡板走进去,是不好出现这种娴静感的,得是肌肉都绷紧的狰狞和睥睨,因为气势会影响球局。后来6月末的成都,就只看到他在赛场上无力摆脱困境的焦急窘迫,被压着,被缠住,和对面的大马一样急的满头汗脸发红。


也是那样狼狈场景里爬过来的人。


全运的时候,穿红色可好看,明艳艳的动人,极具镜头感。首次扛粤队一单,打京队逼队长退台,速度快到头毛扬起,下了场汗滑过锁骨和脖颈,莫名色气。双打的领奖台上和安哥笑的很温馨,不是那么开心,但也不是不开心,眯起眼睛来有点小动物般自带萌感的取巧式满足。


他一这样,就造成一种迷惑性,仿佛人是有些钝的,缺少出鞘的锋利感。去打亚洲杯和奥地利的时候都有点,事后看采访他大约有些紧张,但场上却很难看得出,一场一场走的还算稳当――这便是成长了,在无法窥见的时间缝隙里。


奥地利有场看得人心都快跳出来的比赛,是对主场大叔加尔多斯。他访欧比赛打的不多,过往成绩不算好,被盖章力量不足对上欧洲这种跑位大还原快远台能力强的,就很有点棘手。决胜局最后几个球是边赢边吼的,身子略弯下去,从肺里吼出来的声音,吓了半夜看球的我好几个激灵,然后肾上腺素跟着一起飙上去――这便是突破了,在能看得见的比赛里。


世界杯前他换了个头毛。第一眼看实不怎么样,仔细一看居然连鬓角也剃掉了,人一钻进镜头都显得傻愣愣,很遭人嫌弃。直到看到世界杯的训练图,那发型才莫名好看了起来,非常少年气,精神的利落的蓬勃的青春洋溢的,一整个看上去像棵笔直挺拔的小白杨。


最关键的那一场之前,他一直保持着高贵冷艳调调,时不时跟着他龙哥一起坐在底下放空,招牌傻笑根本没多少出场机会。后来对波叔的七局大战,中间他出现过一个笑容,在打丢了一个来回多板的好球之后,头向一边歪了下,并不全然整齐的兔牙露出来,有点对自己无奈又有点好笑的样子。波叔在那场对战中逐渐摸到处理对方打上升球的门道,越往后面越焦灼,他打的艰难,汗顺着额角淌下去,几乎是强行拖进决胜局。


世界大赛,进了决胜局都是尽人事但结果听天由命。暂停时他蹲在场边,头微微低着,偶能瞥见的表情像是空白,任谁都猜不到在想什么,亦或什么都没想。


龙队后来说,世界杯输了后的有天傍晚,跟小林找了家中餐馆喝酒,两个人什么都没说,就对着默默喝。那样又痛又闷又恨不得一头睡过去的晚上,熬出来的也不过是回国从机场出来时,看上去还好并没有什么大碍的两张脸。


只不过多了一点淡漠。相较于世乒结束那会儿的弱气和不自信,那一阵子他打乒超也好,出去打公开赛也好,多是冷冰冰的闷。场也上不吼,逼急了就使劲儿擦汗,场下喝个水的侧脸都是静默的,不声不响地拒人千里之外。他在学着消化情绪,哪怕仍然是很明显的、能被察觉的方式,哪怕可能是面无表情,但起码他知道学着去处理了,而不是跟之前一样把心里的东西打包揉吧揉吧一并掩藏在无谓的傻笑后面。


也正是打到那个时候,他终于有权利也有理由去消化情绪了――世锦结束的那会儿,他是没法儿摆出太明显的失落脸的,大概就跟好不容易挤进迁徙队伍的鸟崽儿不能抱怨飞不动了一样。后来他有小刘指导,他有乒超自己一单的俱乐部,他有了一点点的资本―--哪怕是很少很少―--使他不至于因为一场比赛而过度地看轻自己,使他还有可以努力的以后。


打乒超的小林前半程很甜,中后半程疲惫里带着硬气,最后几场有点懵。赢球涨颜值的说法诚不我欺,中间连赢了胖龙后,一度好看到赛场直拍可以拿去给杂志供图的程度,是那种非常明媚的、具有蓬勃生命力和美感的,好看。美到足以观赏。


有次去现场看球,比赛结束了,众多粉丝冲上去找他要签名,他一个个签过去,真的全部签完了,最后领了礼物微微鞠躬跟大家说谢谢,再往外走。背影轻快安静,一如进场时戴着耳机只露出的无话侧脸。


是有很多东西不一样了的,在一年走到尾声的时候。


再不是去年乒超那个被喊了林高远加油就会朝声源处张望的小三单,对着一群妹子的镜头也学会不再只知道不好意思地傻笑,脸上轻微的慌张无措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正逐渐成形的透明的屏障。那是他自我城堡的藩篱。


能得见这藩篱一点点筑起,虽然有叹息,但我觉着特别好。


他合该越来越冷静,越来越成熟,被周围的掌声也好骂声也好哭泣也好尖叫也好大炮也好话筒也好美也好恶也好三百六十度环绕着也充耳不闻,安静着一张脸,踩着它们,往上走。


越多的嘈杂,累积越多的足下碎石,越增厚他的藩篱,他疼的越冷,走的越远。


远到有一天,他终认定拿起球拍不为了任何人,所有的球,都为了自己。


结局总未可知。但这过程无法逆转,不可避免。






见过有人形容竞技体育为上山推石,运动员是西西弗斯,想来其实贴切。


尤其国乒,人人都讲,“下了领奖台,一切从零开始”。


拿过大满贯的,得过世界冠军的,当过世界第一的,好歹是推上去过。剩下的人能不能推上去,谁能推上去,多久能推上去,不知道。


而小林现在还在持续地、用力地、死命地推那一块石头,顶不住了就滑下来两步,总不能一步登天。


但他进的一直比退的多。


别老说什么上限低还是下限低之类的话,各人都有各人的上限,撞破了就是另外一层。他队长直到里约前一年27岁才打到世乒赛第六场,他隔墙室友目前还是没有拿到世界第一,他从很早就开始配的双打搭档世界杯依旧陪练,他料球如神且说过一句关于他的总被过度解读和引用的话的前主教练很难再出现在场边,他小时候打的还行的省队队友,很多早已经不打球了。


现实有时冷漠无情的可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


但他还在持续推着――这本身就是值得庆幸和欢喜的事情。


就像一年之前,几乎没人觉得他能拿到直通名额去世锦打单打、捧亚洲杯和白金公开赛冠军奖杯、够站数去总决赛、乒超扛一单还拿到团体冠军、参加世界杯团体。这些向前进的每一步,哪怕是非常小的一步,都值得庆幸和欢喜。


而哪怕现实世界里再怎么残酷复杂,就像石头数次滚下去――他做了许多努力仍暂时看不出回报,他与自己斗争许久仍会败给内心最脆弱的那一点儿,他准备了许多但不曾上场――我也相信他会再来的。


小林是个那么鲜活的人。像是即使被嘲讽过质疑过碾压过,即使会丧气会晦暗会难过,只要歇上一阵儿,只要被信心浇灌一下,就始终有有知无畏的生命力从骨头缝里源源不断地冒出来,有每个球都想打好的认真,有握着今天就不想放手的架势。


“七八年前他输外战丢世青冠军那会儿,谁会想到他现在还能活着站在这里呢。”


而他手握球拍坚定地站着,在乒超,在全国比赛,在公开赛,在世界大赛,打到关键时候拿手抚一下胸膛,跟自己说,“别怕别怕”。


简直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乒超第二轮魏桥打上海,去看了现场。


那天小林一单第四局输了许昕。对方反手精进不少,他回球又老是冒高出台,实在没什么办法的样子输掉。


结束后他走到客场这边,签了几个名,被硬塞了礼物,转身向另一边的出口走,背对着大家挥手。


那背影说实话也没有多么强壮,在旁边的队医的对比下,甚至可以称得上瘦弱。


但他那样挥着,突然就使人感到安心。


好。没关系。没问题。


我会看着你的。我会一直这样看着你的。


只愿你也一直这样坚定地,自由地,不用回头地,前行。






24/02/2018 于上海





lilianbadda:

自古红蓝

陌冉。:

第二局
高远4-6,胖儿6-4那球。
两人同时站定,同时发球。

非常幸运的截到了图,抛起的高度都那么一致。

满杯红柚正常甜:

❤是我胖儿和高远弟弟啊!最喜欢看他们在通道那里往里面看还有唠嗑的时候的了,都是满满的少年感!喜欢喜欢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二张没公布在微博里的,因为我不敢哈哈哈哈,只在LOFTER哈,所以请不要转到微博去扎心了!老铁!

no.2:

观人间疾苦,见兄弟真情,欢迎收看大型茶余饭后探讨类栏目——《小崔说事》。